拖曳以重新定位封面

《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》序章 + 第一章 ( 全集連結 ) 線上看

MakaSa

Administrator
站方人員
管理員 Admin
《魔法科高中的劣等生》序章 + 第一章 ( 全集連結 ) 線上看_gamcka.jpg




第一卷 入學篇 上 序章
魔法。

這已經不是傳說或童話的産物,是不知何時已經成真的技術。

能夠確認的最早記錄,是在西元一九九九年。

當時有一群瘋狂的信徒,為了實現人類滅亡的預言而策畫核武恐怖攻擊,卻被擁有特殊能力的警官成功阻止。據稱這就是近代首度確認魔法真實存在的案例。

剛開始,這種特異能力被稱為「超能力」。純粹是基于先天突變而得到的能力,被認為不可能成為衆人皆可習得的普及技術。

然而這是錯的。

在東西方各大強國研究「超能力」的過程中,傳授「魔法」的人們逐漸現身浮上台面,「超能力」變得有可能以「魔法」重現。

當然,天分不可或缺,只有非常適合學習超能力的人,才能夠熟練到足以稱為專家的等級。以這個意義來說,超能力與藝術或科學領域的技能相同。

超能力以魔法建構成技術體系,使得魔法變成一種技能,于是「超能力者」便成為了「魔法技師」。

能力甚至足以壓制核武的高明魔法技師,對于國家而言是一種兵器,也是一種力量。

二十一世紀末——即使進入西元二〇九五年,依然沒有任何統一征兆的世界各國,競相致力于培養魔法技師。

國立魔法大學附設第一高中。

這裏是每年有最多畢業生進入國立魔法大學就讀,鼎鼎大名的高等魔法教育機構。

同時,這裏也是培養出最多優秀魔法技師(簡稱「魔法師」)的菁英名校。

在魔法教育的範疇,沒有「平等施教」這樣的教育方針。

這個國家沒有這種余力。

不只如此,「有用的人」與「沒用的人」之間所存在的顯而易見的差距,不允許任何天真理想論來幹涉。

徹底的才華主義。

幾近殘酷的實力主義。

這就是魔法的世界。

能夠進入這所學校就讀,就已經證明自己是個中菁英,而且在入學的時候,就已經分成優等生與劣等生了。

即使同為新生,依然不平等。

就算是親兄妹也不例外。


第一卷 入學篇 上 第一章
「我沒辦法接受.」

「你還在講啊……?」

今天是第一高中的入學典禮,不過現在是舉辦典禮前兩小時的清晨.

對于新生活以及隨之而來的錦繡前程感到雀躍不已的新生,或是比新生們更加欣喜的家長,在這個時間終究還是寥寥可數.

即將成為入學典禮會場的講堂前方,身穿全新制服的一對男女正在爭論.

兩人同樣是新生,制服卻有著細微但明確的不同之處.

並不是裙子與長褲,或是男裝與女裝的差異.

女學生的胸前,繡著以八枚花瓣為設計理念的第一高中徽章.

但男學生的制服沒有這樣的徽章.

「為什麼哥哥是後備遞補?您的入學考成績不是第一名嗎!

原本應該由哥哥擔任新生代表,而不是由我擔任吧!」

「先不追究你是從哪里弄到考試結果……不過既然是魔法科學校,魔法實技操作的成績當然比筆試重要.

深雪應該也很清楚我的實技能力吧?雖然是二科生,但是能夠考上這里,我自己都覺得相當驚訝了.」

女學生以氣憤的語氣逼問,男學生努力試著安撫,這就是目前的構圖.既然女學生稱呼對方是「哥哥」,兩人應該是兄妹.但也有極低的機率可能是遠房親戚.

如果他們是兄妹——

那還真是一對不太相似的兄妹.

妹妹無論如何都會吸引別人的目光.是十個人之中肯定有十個人認同,百人之中肯定有百人認同的嬌憐美少女.

另一方面,哥哥除了站得筆直的身體和銳利的目光,容貌平凡得沒有可取之處.

「怎麼可以像這樣毫無霸氣!無論是學業或身手,明明沒有人比得上哥哥啊!即使是魔法,其實……」

妹妹嚴厲斥責哥哥懦弱的發言.然而……

「深雪!」

聽到哥哥以更加嚴厲的語氣呼喚名字,深雪露出驚覺的表情不再說話.

「你應該明白吧?這種事情說出來也沒用.」

「……對不起.」

「深雪……」

身為哥哥的少年,將手輕輕放在她低下去的頭上,溫柔撫摸少女烏黑亮麗的柔順長發,思考著「這下子要怎麼逗她開心?」這種有點沒出息的問題.

「……我很高興你有這份心意.因為你會代替我生氣,所以我總是能得到救贖.」

「騙人.」

「我沒有騙你.」

「騙人.哥哥老是責備我……」

「就說沒有騙你了.

不過,如同你總是把我放在心上,我也把你放在我的心里.」

「哥哥……怎麼這樣,居然說『放在心里』……」

(……咦?)

少女不知為何臉頰羞紅.

總覺得兩人之間產生某種不能忽視的誤會,但少年為了解決當前面臨的問題,決定將這份疑惑擱置下來.

「就算你拒絕代表新生致詞,我也絕對不會被選上來代替你.要是在這節骨眼才拒絕上台,大家對你的評價難免會打折扣.

深雪,其實你明白吧?因為你是個聰明的女孩.」

「這……」

「而且深雪,我非常期待你的表現.

你是我引以為傲的妹妹.

就讓我這個沒用的哥哥,欣賞可愛妹妹的風光模樣吧.」

「哥哥並不是什麼沒用的哥哥!

……不過,我明白了.非常抱歉,我剛才講出那麼任性的話.」

「你沒必要道歉,我也不覺得這是任性.」

「那我先進去了.

……哥哥,請欣賞我的表現喔.」

「嗯,去吧,期待你正式上台的那一刻.」

「好的,待會兒見.」確認少女行禮致意並走進講堂後,少年無奈地歎了口氣.

(那麼……接下來我該怎麼做?)

陪著不想擔任新生代表的妹妹,在排演之前就來到學校的這名少年,煩惱著入學典禮開始前

◇ ◇ ◇

校舍有三棟,依序是教學大樓,實技大樓以及實驗大樓.

內部配置是機械式可動設計的講堂兼體育館;地上三層,地下兩層的圖書館;兩間小型體育館;更衣室,淋浴室,倉庫,社團教室所在的預備大樓;餐廳,咖啡廳暨福利社同樣是獨棟校舍,除此之外還有各種大大小小的附設建築物林立.第二局中的校區與其說是高中,更像是遠離塵囂的大學校園.

等待典禮開始的這段時間,少年走在鋪設軟性材質的仿紅磚道路上,環視四周尋找能夠坐下休息的地方.

使用學校設施所需的學生證,按照程序是在入學典禮結束之後發放.

接待訪客的露天咖啡廳,似乎也是為了避免混亂而在今天公休.

比對行動終端裝置顯示的校區地圖四處行走五分鍾之後,少年在設計得不會遮蔽視線的路樹後方,發現一座設置長椅的中庭.

幸好沒有下雨——少年思考著這種無益的事情,坐在三人寬的長椅上,打開行動終端裝置,瀏覽自己愛看的書籍網站.

這座中庭,似乎是從預備大樓通往講堂的捷徑.

大概是負責舉辦入學典禮吧,一群在校生(對于少年來說是學長姐)在少年前方一段距離的位置經過.他們的左胸都繡著相同的八枚花瓣徽章.

經過而去的眾人背影,透露出天真的惡意.

——那個男生是雜草吧?

——這麼早就來……明明是遞補還這麼努力.

——不過只是備用品罷了.

不想聽到的這段對話,自然流入少年的耳中.

這里提到的「雜草」是對二科生的稱呼.

綠色制服左胸繡著八枚花瓣的學生,基于徽章的造型被稱為「花冠」.沒有徽章的二科生,則是被揶揄為不會開花的「雜草(weed)」.

這所學校每年固定招收兩百名學生.

其中有一百名學生,是以二科生的身分入學.

國立魔法大學附設的教育機構——第一高中,是培養魔法技師的國立機構.

國家會編列預算給學校,相對的,學校有義務提供某種程度的成果作為回報.

這所學校的目標,是每年提供一百名以上的畢業學生,進入魔法科大學或是魔法技能專業高等訓練機構.

很遺憾的,魔法教育免不了發生意外.無論是實習,實驗或是魔法使用失敗,都很容易演變成無法只以「出了點狀況」解釋的重大意外.學生們即使知道這樣的危險性,也要把未來賭在名為「魔法」的己身天分和潛力,勇于踏上成為魔法師之路.

要是擁有罕見的天分,並且受到社會高度的評價,很少有人會拋棄這樣的天分.如果是人格尚未成熟的少年少女更不用說.他們只會把自己的將來描繪成「閃亮的未來」.雖然這絕對不是一件壞事,不過這種制式化的價值觀,如今已經確實害得不少孩子受到傷害了.

幸好隨著知識及經驗累積,現在幾乎不會再度出現死亡或殘障意外.

然而,魔法天分很容易因為心理因素而損毀.

每年都有不少學生,在經曆意外受到打擊之後,再也無法使用魔法而退學.

「二科生」就是用來遞補這種空缺的學生.

他們獲准擁有學生身分,可以上課,使用學校設備與資料,卻沒有權利接受最重要的「魔法實技個別指導」.

只能獨力鑽研,自行做出成果.

否則就只能得到普通科高中的畢業資格.

不會得到魔法科高中的畢業資格,無法升學就讀魔法科大學.

在能夠教導魔法的教師嚴重不足的現況,非得以擁有天分的人為優先.二科生從一開始就是以沒人教導為前提獲准入學.

表面上,校方禁止將二科生稱為「雜草」.

然而,這已經是半公開的蔑稱,二科生自己也接受這樣的說法.二科生有所共識,自己只是一科生的備用品.

關于這一點,少年也是如此.

所以,那些人沒必要刻意講給少年聽,令他有所體認.少年入學時早有心理准備了.

真的是多管閑事——少年如此心想,將注意力移向終端裝置下載完成的書籍檔案.

◇ ◇ ◇

開啟的終端裝置顯示出時間.

專注于閱讀的意識被拉回現實.

距離入學典禮還有三十分鍾.

「你是新生吧?典禮要開始羅.」

少年從愛用的書籍網站登出,收起終端裝置准備從長椅起身時,頭頂傳來聲音.

首先映入眼簾的是制服裙子,以及左手所戴的寬手鐲.

這是將普及款式進行大幅度的輕薄改造,並且考量到時尚要素的最新型CAD.

CAD——術式輔助演算機(Casting Assistant Device).

別名「演算裝置」或「輔助元件」.

在這個國家,也有人稱為「法機」.

CAD會代替咒文,符咒,印契,魔法陣,魔法書等傳統手法或道具,提供發動魔法所需的啟動式,是現代魔法技師必備的工具.

以不同字句或短文使用魔法的咒文,目前已經沒有繼續開發了.即使並用符咒或魔法陣,使用魔法的時間再短也要十秒左右,長的話甚至需要超過一分鍾的詠唱,但CAD可以借由不到一秒的簡易操作來取代.

並不是沒有CAD就不能發動魔法,然而大幅縮減魔法發動速度的CAD,魔法技師幾乎是人手一台以強化特定技能為代價,只以意念就能引發超自然現象的所謂「超能力者」,也有許多人為了啟動式系統的速度和穩定性,成為CAD的愛用者.這亦為超能力者中的主流.

然而,並不是任何人只要擁有CAD就能使用魔法.

CAD只提供啟動式,發動魔法是魔法技師自己的能力.

換句話說,CAD對于無法使用魔法的人是沒用的累贅,擁有CAD的人,幾乎百分之百和魔法有關.

而且依照少年的記憶,獲准在校內隨身攜帶CAD的學生,只有學生會以及某些特定委員會的成員而已.

「謝謝您,我立刻過去.」

對方的左胸,當然繡著八枚花瓣的徽章.

將制服上衣撐起來的胸前隆起,並沒有映入少年的意識.

少年沒有遮掩自己的左胸.

他沒有這樣的自卑感.

然而,並不是沒有低人一等的感覺.

對于足以擔任學生會成員的優等生,少年從來沒有積極套交情的念頭.

「真令我佩服,是實體型螢幕嗎?」

然而,對方似乎沒有這種想法.對方看著少年手中折成三折的行動情報終端裝置螢幕,笑咪咪地不知道在高興什麼.

到這個時候,少年才終于看見對方的臉.

對方臉部的高度,比起從長椅起身的少年矮了二十公分.

少年的身高是一七五公分,所以對方以女性來說也頗為嬌小.

對方的視線高度,剛好可以確認少年是二科生.

然而對方的雙眼絲毫沒有鄙視少年的神色,而是單純又或是純真的感歎.

「本校禁止學生攜帶虛擬型螢幕的終端裝置.但很遺憾,有很多學生使用虛擬型.

不過你從入學之前就是使用實體型吧?」

「因為虛擬型不適合用來閱讀.」

任何人都可以一眼看出,他的終端裝置已有一段曆史,所以對方沒有多問其他事.

少年會以這種類似辯解的方式回答,是因為他認為要是過于冷漠,比起自己,更容易對妹妹造成不利的影響.因為擔任新生代表的妹妹,八成會受邀加入學生會.

基于這種考量的回答,使得這名學姐更加佩服了.

「不是看影片,而是閱讀嗎?那就更稀奇了.

我也是喜歡書籍資料更勝于影片資料,所以挺開心呢.」

現在這個時代,虛擬資料確實比實體資料更受歡迎,但喜歡閱讀的人並沒有很罕見.

看來這位學姐的個性親和到稀奇的程度,從她的語氣與用詞逐漸變得輕松也看得出來.

「啊,還沒自我介紹,我是第一高中的學生會長七草真由美.數字的七,花草的草.

請多指教羅.」

以她講話時的語氣,即使她在最後追加一個秋波也不奇怪.美少女的外型,加上嬌小卻窈窕有致的好身材,營造出一種剛升上高中的男學生會自作多情也不為過的魅力氣息.

即使如此,聽到她的自我介紹之後,少年不由得差點蹙眉.

(含數家系……而且是「七草」嗎?)

魔法師的能力大幅受到遺傳素質的影響.

關于魔法師的資質,家系占了舉足輕重的地位.

而且在這個國家,擁有優良魔法血統的家系,按照慣例都會在姓氏加入數字.

「姓氏帶數字」就代表該家系擁有優秀的魔法師遺傳素質.在這樣的家系之中,七草家也是這個國家目前被視為首屈一指的兩大家系之一.這名擔任學生會長的少女應該擁有直系血統,換句話說是菁英中的菁英,或許可以說是與自己完全相反的人.

少年將伴隨著苦澀的這段細語壓抑在心里,努力露出平易近人的笑容進行自我介紹.

「我……更正,在下是司波達也.」

「司波達也……原來如此,你就是那個司波啊……」

學生會長瞪大眼睛表現驚訝之情,然後若有含意點了點頭.

總之,司波深雪擔任新生代表,又以首席成績入學,自己身為她的哥哥,卻是個無法使用魔法的吊車尾學生,這應該就是她強調「那個司波」的意義吧.

想到這里,達也選擇以禮貌的態度保持沉默.

「老師們都在討論你的事情.」

真由美對于沉默的達也毫不在意,發出開心的笑聲之後如此說著.

應該是因為兄妹差距這麼大也很稀奇吧.達也如此心想.

然而奇妙的是,達也沒有從她身上感受到這種負面情感.她的笑聲沒有嘲笑的感覺.

真由美的笑容,只令達也感受到親和的正面印象.

「入學測驗滿分是一百分,你的七科分數平均是九十六分.

魔法理論與魔法工學尤其令人歎為觀止.合格學生的平均分數不到七十分,你在這兩科卻是包含申論題在內,拿下無可挑剔的滿分.

聽說是前所未有的好成績喔.」

對方這番話聽起來像是贊不絕口,達也認為肯定是自己誤會了.因為……

「這是筆試成績,只限于情報系統的范疇.」

魔法科高中生的評價標准並不是以考試成績為優先,而是實技的成績.

達也勉強露出客套笑容,指著自己的左胸.

學生會長當然知道個中含意.

然而聽到達也這番話,真由美只是笑著搖了搖頭.

不是點頭,是搖頭.

「這麼高的分數,至少我學不來喔.

雖然我看起來這個樣子,但我在理論科目算是名列前茅.不過要是拿入學測驗的題目考我,我肯定沒辦法拿到司波學弟這樣的分數吧.」

「時間差不多了……恕我告辭.」

真由美還想繼續說下去,但達也對她說出這句話之後,不等她回應就轉過身去.

達也的內心某處畏懼著真由美的笑容,畏懼著自己就這樣繼續和她交談.

而且,沒有體認到畏懼的心情從何而來.

◇ ◇ ◇

因為和學生會長聊太久,達也進入講堂的時候,已經有一半以上的人就座了.

由于沒有指定座位,所以想坐最前面,最後面,正中央或是角落,都是個人自由.

即使是現在,有些學校也會維持複古風格,在入學典禮之前公布分班名單,再讓學生依照班級整隊,不過這所學校是在發放學生證的時候確認班別.

因此,並不會自然而然依照班別分開坐.

然而新生的分布,明顯存在著某種規則.

前半是一科生,左胸有八枚花瓣徽章的學生,能夠享受校內所有教學課程的新生.

後半是二科生,左胸口袋沒有任何花紋的學生,以遞補身分獲准入學的新生.

同樣是一年級新生,同樣是從今天開始就讀這所學校的學生,但卻以徽章的有無,明顯分為前後兩組.

沒人如此強迫,但是依然如此.

(歧視意識最為強烈的,就是受到歧視的人嗎……)

這確實也是一種處世的智慧.

達也不想刻意違抗這種狀況,因此在後方三分之一的中央附近,隨便挑了空位坐下.

看向牆上的時鍾.

還有二十分鍾.

講堂有通訊限制,無法連結文書網站,而且預先儲存在終端裝置的資料已經看過好幾遍了.最重要的是,在這種地方開啟終端裝置很沒禮貌.

妹妹現在應該在進行最後的排演.達也試著想像妹妹現在的模樣……然後微微搖頭.

那個妹妹不可能會在即將上台之前慌張失措.

結果達也無事可做,只好閉上眼睛,讓身體重新坐穩在硬梆梆的椅子上,打算就這麼任憑睡魔接管意識.

「請問,你旁邊沒人坐嗎?」

不過,隨即傳來這樣的聲音.

達也睜開眼睛確認,這個聲音果然是對他說的.

正如聲音聽起來的感覺,是一名女學生.

「請坐.」

明明還有不少空位,為什麼要刻意坐在陌生男學生身旁?雖然達也難免感到疑惑,不過這里的椅子先不提舒適程度,只有尺寸打造得比較寬,加上對方的體型以少女來說比較纖細(補充一下,純粹是指骨架寬度),所以即使相鄰而坐,依然不會令達也感到不自在.而且總比酷熱難耐的肌肉壯漢坐在旁邊來得好.

考量之後,達也露出平易近人的表情點了點頭.

少女低頭道謝之後坐下了.

三名少女接連坐在她的身旁.

原來如此.達也理解了.

看來她們四人,是在尋找能夠坐在一起的位置.

她們應該是朋友,不過能四人同時擠進這所學校的窄門,而且全都是二科生,達也覺得挺稀奇.四人之中,即使有一個成績比較好的人也不奇怪——不過這種事一點都不重要.

「那個……」

對于偶然相鄰而坐的同學,達也沒有進一步的關心之意,將視線移回正前方.然而對方又主動搭話了.

到底是怎麼回事?

兩人確實不認識彼此,而且手肘或腳也沒有碰觸到對方.

雖然自己這麼說有點奇怪,但達也的坐姿很端正.

應該沒有做出什麼會招致抱怨的事情才對——

「我的名字是柴田美月,請多多指教.」

出乎預料,少女對暗自納悶的達也進行自我介紹.她的語氣和外表看似嬌弱.雖然以貌取人或許很危險,但她不像是擅長表達自我的人.

大概是在勉強自己吧.達也做出這樣的判斷.或許是有人灌輸她「二科生原本就已經背負沉重的包袱了,所以非得互助合作才行」這種無謂的觀念吧.

「我是司波達也,我才要請你多多指教.」

想到這里,達也盡可能以溫和的態度回以自我介紹.少女大大的眼鏡後方的雙眼,隨即浮現出松一口氣的神色.

戴眼鏡的少女在這個時代可說是相當罕見.

從二十一世紀中葉,視力矯正治療普及化之後,使得近視這樣的症狀,在這個國家已逐漸成為了曆史.

除非是非常嚴重的先天視力障礙,否則就不需要矯正視力的器具.即使需要矯正視力,對人體無害,又能以年為單位持續戴著的隱形眼鏡也已經普及了.

如今必須刻意戴眼鏡的理由,就只是純粹個人的興趣,追求時尚,或者是——

(靈子放射光過敏症嗎……)

稍微觀察就知道,她的鏡片並沒有度數,至少她不是為了矯正視力戴眼鏡.從少女給人的印象來看,達也自然認為,與其說她戴眼鏡是為了追求時尚,更像是基于某種必要理由.

靈子放射光過敏症是一種又被稱為「看過頭症狀」的「體質」.自發性看得見靈子放射光,而且沒辦法刻意不去看見靈子放射光,是一種知覺控制系統異常的症狀.話雖如此,這種症狀並不是疾病,也不是殘障.

只是知覺過度敏銳罷了.

靈子與想子,兩者都是在「超心理現象」——魔法也歸類于其中——觀測到的粒子,並不屬于構成物質的費米子(fermion),也不是促使物質產生交互作用的玻色子(boson),是一種非物理性的粒子.依照推測,想子是讓意念與思緒成型的粒子,靈子是將意念與思緒產生的情緒塑型的粒子(不過很遺憾,理論只處于假設階段).

一般來說,魔法會使用到的是想子.現代魔法的技術體系,把重心放在想子的操控.魔法師得先學習操控想子的技能.

然而罹患靈子放射光過敏症的人,天生會對靈子放射光——靈子運作產生的非物理性光線呈現過敏反應.

靈子放射光會令目視者的情緒受到影響,所以才會假設靈子是由情緒形成的粒子.而且正因如此,罹患靈子放射光過敏症的人,比較難以維持精神情緒的平衡.

若要預防此結果,根本方式就是控制自己對靈子的感受度.對于做不到這點的疾患,則會提供代用的科技道具.其中一種就是使用名為「抗靈光塗料鏡片」這種特殊鏡片的眼鏡.

對于魔法師來說,靈子放射光過敏症其實並不是非常罕見的體質.對于靈子的感受度,大致上和想子的感受度成正比.所以能夠認知並操控想子的魔法師,大多會煩惱于自己對靈子放射光過敏,這可說是在所難免的事情.

不過,像這種必須隨時以眼鏡阻斷靈子放射光的「症狀」依然罕見.如果原因只是操控能力過低也就算了,但如果是因為她的感受度極端強烈,對于達也來說會是一件麻煩事(對她本人應該是相反).

達也有些不為人知的秘密.

這個秘密一般來說看不出來,不用擔心他人會發現這個秘密.但如果某人擁有特殊的雙眼,能夠將靈子或想子當成肉眼可視的光線看在眼里,這個秘密或許會因為某些差池被發現.

——在她的面前,是不是得比平常還要謹慎行動才行呢?

「我是千葉艾莉卡,司波同學,請多指教!」

「我才要請多指教.」

達也的思緒被坐在美月另一邊的少女聲音打斷.

不過,這也是來得正好的救援.

剛才達也不經意一直凝視著美月,使得美月的害羞情緒差不多要達到極限了,不過達也沒有察覺這一點.

「不過,這可以說是一次有趣的巧合吧?」

這名女孩和美月不同,似乎擁有不怕生的大膽個性.

亮色系短發與工整的五官,增加了活潑的印象.

「什麼巧合?」

「因為司波,柴田加上千葉,總覺得聽來像順口溜.但還是有點不同就是了.」

「……原來如此.」

確實有點不同,但達也可以理解她的意思.

(不過話說回來,千葉嗎……又是含數家系?記得那個千葉家沒有叫做「艾莉卡」的女兒,不過也有可能是分支家系……)

在達也思考這種事情的時候,身旁響起「真的耶」或是「好好玩喔~」這種有些不符場合的笑聲,但也沒有達到引起旁人側目的程度.

坐在艾莉卡另一側的兩人進行自我介紹之後,達也想要滿足自己小小的好奇心.

「四位都是同一所國中畢業?」

艾莉卡的回答令人意外.

「不是,我們所有人都是剛才第一次見面.」

大概是倍感意外的達也的表情很有趣吧,艾莉卡發出清脆的笑聲繼續說明.

「我不知道講堂在哪里,盯著導覽板研究時,美月主動前來搭話,然後就認識了.」

「……導覽板?」

達也覺得不太對勁.包含會場地點在內,入學典禮的相關資料已經預先發給所有新生了,只要使用行動終端裝置基本搭載的LPS(Local Positioning System),即使沒有閱讀典禮說明,甚至一無所知,應該都不會迷路才對.

「我們三人都沒有帶終端裝置過來.」

「因為入學說明書有寫,禁止帶虛擬型螢幕的款式進來.」

「好不容易擠進這里的窄門,我不想在入學典禮當天就被盯上.」

「我只是單純忘記帶了.」

「原來是這樣……」

其實達也並沒有接受這種說法.既然是自己的入學典禮,好歹應該確認一下會場地點才對.雖然這才是真心話,但他沒有說出口.

沒必要引發無謂的風波——如此心想的達也決定自重.

◇ ◇ ◇

正如預料,深雪的致詞非常完美.

達也絲毫沒有想過,妹妹會因為這種小事而受挫.

雖然致詞內容包含「眾人平等」,「團結一致」,「在魔法之外」或「綜合來說」這種頗為敏感的字句,但她巧妙運用語氣修飾,所以聽起來一點都不刺耳.

態度落落大方但卻生澀又有禮,配上她本人沉魚落雁的嬌憐美貌,使得男學生們不分年級為她而傾倒.

從明天開始,深雪身邊將會很熱鬧吧.

這也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情了.

無論再怎麼辯解,以世間的普通標准來看,達也寵妹妹的程度甚至足以形容為戀妹情結.雖然很想立刻慰勞妹妹,但是很可惜,在典禮結束後,還必須領取學生證才行.

學生證並沒有預先制作所有學生的份,而是經過個人認證之後,當場把資料輸入學校專用的卡片,所以櫃台每個窗口都能辦理這項手續.不過在這種時候,一樣會自然分成兩邊.

深雪應該……應該說肯定不會在乎這樣的隔閡,不過她已經以新生代表的身分,在台上領取學生證了.

而且如今的她,被來賓與學生會成員團團包圍.

「司波同學,你在幾班?」

一起移動到櫃台窗口排隊時,達也讓四人排在前面,自己最後領取學生證(也就是試著女性優先).達也接過學生證之後,艾莉卡以難掩期待的表情如此詢問.

「E班.」

「太棒了!我們同班!」

聽到達也的回答,艾莉卡開心地跳了起來.感覺她的動作誇張了些.

「我也同班.」

美月只是沒有做出肢體動作,但臉上浮現著相似的神情.或許對于高一新生來說,這樣的反應是理所當然吧.

「我是F班.」

「我在G班.」

雖然不同班,但是另外兩人這種干脆的反應,並不代表她們冷漠無情.簡單來說,高中入學這件事令她們的情緒開心浮躁.

這所學校每學年有八個班,每班二十五人.

這方面是平等的.

只不過,不被期待開花的雜草二科生,會被編入E班到H班,不會與期待綻放美麗花朵的花冠一科生待在同樣的溫室.

編入別班的兩名女學生,在這時候自然就各自行動了,她們兩人似乎都要前往自己的教室.A到D班和E到H班,光是使用的階梯就不同,但她們的興奮情緒沒有因而打折扣.

並不是所有二科生都抱持著同樣的矜持.

不少學生抱著「努力擠進名校窄門了」這樣的想法.

因為這所學校除了魔法,普通科目方面受到的評價,在全國也是名列前茅.

她們兩人應該是前往自己的班級,尋找能夠共度一年的朋友了.

「接下來呢?我們也去教室看看嗎?」

艾莉卡抬頭看向達也如此詢問.之所以沒問美月,是因為美月也一樣抬頭看達也吧.

除了遵守古老傳統至今的某些學校,目前的高中沒有級任導師的制度.

不需要調派人手連絡例行公事,沒有幾所學校有余力把人事費用浪費在這種地方,只要把資訊傳送到連接校內網路的終端裝置就行了.

大概在幾十年前,人手一台校內終端裝置的制度就已經底定了.

個別指導亦同.除非是實技指導,只要不是很重要的事,都是利用情報終端裝置.

如果需要更進一步的協助,學校一定會聘請在各種領域擁有專業資格的輔導老師.

即使如此還需要班級教室的原因,在于方便進行實技與實驗課.為了讓實技或實驗課在時間內結束,並且不會空出多余的時間,就必須確保某種程度的上課人數(不過即使如此,延後下課依然是家常便飯).

而且,有一台自己專屬的終端裝置,在各方面都會很方便.這也是原因之一.

無論處于何種狀況,在相同的教室相處久了,學生的交流程度自然會加深.

沒有級任導師的制度之後,各班學生的向心力,反而有增強的趨勢.

無論如何,如果要結交新的朋友,前往班級教室確實是最佳的捷徑.但達也搖頭婉拒了艾莉卡的邀請.

「抱歉,我和妹妹有約了.」

達也知道今天已經不用上課,也沒有連絡事項了.

他已經和深雪約好,完成各方面的手續之後要一起回家.

「哇……既然是司波同學的妹妹,想必很可愛吧?」

艾莉卡像是感想又像是詢問的細語,令達也煩惱該如何回答.「既然是我的妹妹就很可愛」是什麼意思?總覺得理由和結論無法順利連起來.

幸好達也不需要勉強回答.

「你的妹妹難道是……擔任新生代表的司波深雪同學?」

因為美月提出了這個最基本的詢問.

這次就不用煩惱了.達也點了點頭,回應這個比較像是確認的問題.

「咦,是嗎?所以是雙胞胎?」

艾莉卡會這麼問也當然,對于達也來說,他很習慣別人提出這個問題.

「經常有人這麼問,不過我們不是雙胞胎.我是四月出生,妹妹三月出生.如果我早生一個月,或是妹妹晚生一個月,我們就不會同年級了.」

「是喔……在這一方面,內心果然會很複雜嗎?」

與優等生妹妹同年級,內心當然不可能不複雜.但艾莉卡這麼問並沒有惡意,所以達也以笑容帶過這個問題.

「不過沒想到你居然會知道.司波又不是什麼稀奇的姓氏.」

達也的反問令兩名少女輕聲一笑.

「不不不,已經很稀奇了.」

但兩人臉上的神色大為不同.相較于艾莉卡帶著苦笑的笑容,美月的笑容比較客氣,看起來沒有自信.

「因為兩位長得很像……」

「有像嗎?」

美月的這番話使得達也不得不感到納悶.雖然應該和艾莉卡的說法來自相同的依據,但是達也完全不覺得自己和妹妹很像.

應該說無法置信.

即使不站在親人的偏袒角度,深雪依然是難得一見的美少女.即使除去她過人的天分,光是位于場中就會吸引眾人的目光,可說是天生的偶像……不,是巨星.

看到這樣的妹妹,就可以深切體認到「才貌難雙全」這句諺語是錯的.

反過來看,自己則是姑且超過平均標准,大概是中上吧?這是達也對自己的評價.

國中時代,達也看著妹妹幾乎每天都會收到情書(就達也看來,比較像是崇拜者的信),自己則是從來沒有收過這種東西.

雖說只有一部分,但兩人照理說擁有相同基因.這讓達也不禁多次懷疑自己和妹妹是否沒有血緣關系.

「聽你這麼說……嗯,很像很像.畢竟司波同學稱得上是個型男,而且相似的地方並不是長相.該怎麼說,算是給人的感覺吧?」

不過艾莉卡對于達也的這個詢問,應該說對于美月的那番話頻頻點頭同意.

「居然用型男這種字眼,這是什麼時代的落伍流行語啊……而且既然長相不一樣,到頭來我們還是不像吧?」

艾莉卡應該是指「給人的感覺」很像.雖然聽起來有點難懂,但自己與妹妹的長相果然不一樣.達也以這種方式解釋之後,不由得做了個無聊的吐槽.

「不是那個意思啦,唔~該怎麼說呢……」

艾莉卡自己似乎也不太會形容.

要是沒有美月幫忙搭腔,或許她會沉吟苦思好一陣子.

「兩位的氣場有著英挺的面容,非常相似.真不愧是兄妹.」

「對!就是氣場啦,氣場!」

艾莉卡大大地點頭,簡直要伸手往大腿拍下去了.

這次輪到達也露出苦笑.

「千葉同學……你其實個性相當輕浮吧?」

「說我輕浮?好過分~!」對于美月的抗議,達也照例當作沒聽到.依照艾莉卡的語氣,她並不是認真想打破砂鍋問到底.

「不過柴田同學,沒想到你居然看得出氣場的表情.

……你的視力真的很好.」

達也以頗有感觸的語氣說出的這句話,反而引起艾莉卡的注意.

「咦?可是美月有戴眼鏡耶.」

「我不是那個意思.何況柴田同學的眼鏡沒有度數吧?」

艾莉卡露出「嗯?」的表情,觀察美月的眼鏡.

美月位于眼鏡後方的雙眼睜大,並且動也不動.

不知道是驚訝于達也能夠看穿這點,還是懊悔自己的秘密被發現,無論如何,達也認為這不是值得在意的事情.

不過,達也沒有機會問她為何露出這樣的表情.

交談時間剛好在這時結束.以目前這種狀況來說,應該稱得上是和平收場吧.

◇ ◇ ◇

「哥哥,讓您久等了.」

在講堂出口附近一角交談的達也等人身後,傳來了會合對象的聲音.

深雪走出層層包圍的人牆了.

雖然覺得有點快,但達也換了個想法.考量到妹妹的性格,這時間前來應該差不多.

妹妹並不是缺乏社交手腕,但不否認她有點潔癖傾向,不喜歡說客套話或是迎合別人.雖然某方面來說是不夠成熟的表現,但她從小總是不愁沒機會受到他人贊美,也因此容易聽到夾雜著嫉妒或挖苦的客套話.

考量到這一點,就覺得妹妹難免會對眾人的阿諛奉承抱持懷疑的態度.今天的她已經算是很有耐心了.

「這麼快啊?」達也轉身回應,但即使說出的話語正如預定,語氣卻變成了疑問句.

預定前來會合的人身後,有一位預定之外的學生陪同.

「你好,司波學弟,我們又見面了.」

她平易近人的笑容與稍作修飾的話語,使得達也默默低頭致意.

即使達也以這種不具親和力的方式回應,學生會長七草真由美也不改臉上的笑容.或許這是一種應酬用的固定表情,也可能是這位學姐天生的個性,剛認識她的達也無從判斷.

然而,比起哥哥對于學生會長的微妙反應,妹妹似乎更在意親密依偎(?)在哥哥身旁的那群少女們.

「哥哥,這幾位是……?」

比起說明自己身邊為何有人陪同,深雪想要先知道達也身邊為何有人陪同.雖然感到有些突兀,但是完全不需要隱瞞,因此達也毫不遲疑就開口回答:

「這位是柴田美月同學,而這位是千葉艾莉卡同學.

我們同班.」

「這樣啊……這麼快就在和同班同學約會了?」

深雪以可愛的動作歪過腦袋,以「絕對不是話中有話喔」這樣的表情再度詢問.她的嘴唇露出淑女的微笑,但是眼神沒有在笑.

達也在心中歎了口氣.

看來在典禮結束後,妹妹一直遭受肉麻客套話的交叉火力攻擊,累積了不少壓力.

「深雪,當然不可能是這麼回事吧?只是在等你的這段時間和她們聊天而已.

你這種說法,反而對她們兩位很失禮吧?」

對于達也來說,妹妹這種鬧別扭的樣子也很可愛,不過現在同學和學長姐都在看,要是受到引介卻沒有進行自我介紹,傳出去就不太好聽了.達也以眼神稍加怪罪之後,深雪一瞬間浮現恍然大悟的表情,接著展露出比剛才更加文雅的笑容.

「初次見面,柴田同學,千葉同學,我的名字叫做司波深雪.

我也是新生,所以和哥哥一樣,要請兩位多多指教了.」

「我是柴田美月,我才要請你多多指教.」

「請多指教.直接叫我艾莉卡就可以了.我也可以叫你深雪嗎?」

「好的,請自便.畢竟如果用姓氏稱呼,就很難和哥哥區分了.」

三名少女如此重新進行自我介紹.

深雪和美月的問候語,以首度見面來說毫無不妥之處,不過艾莉卡從一開始就(講好聽一點的話是)非常友善.

然而,對于艾莉卡這種親密的舉動,感到困惑的反而是達也.

深雪對艾莉卡近乎裝熟的輕松態度,毫不在意地點了點頭.

「啊哈,原來深雪和外表給人的感覺不同,其實是很直爽的人嗎?」

「你則是表里如一,有著大方的個性.請多指教,艾莉卡.」

深雪剛才被客套與奉承弄得心情煩躁,所以對于艾莉卡大而化之的態度特別有好感.雖然這也是原因之一,不過兩人似乎在某方面合得來,因此深雪與艾莉卡互相投以融洽的笑容.雖然達也難免感覺自己被扔在一旁,但他不能就這樣杵在原地.即使因為學生會長他們陪同妹妹過來,眾人不會被當成礙事的家伙,然而正因如此,更不能一直像這樣聚在這里擋路.

「深雪,學生會學長姐那邊的事情辦完了嗎?還沒的話,我就再去打發時間吧.」

「沒關系.」

達也的詢問與提議,是由深雪以外的人回覆.

「因為今天只是打聲招呼而已.

深雪學妹……我也可以這樣稱呼你嗎?」

「啊,好的.」

聽到真由美這番話,深雪將融洽的笑容轉為正經的表情點頭回應.

「那麼深雪學妹,細節就改天再談吧.」

真由美面帶笑容簡單致意之後,就這麼准備離開講堂.不過就在正後方待命的男學生叫住真由美.這名男學生的胸前有著八枚花瓣的徽章,理所當然似地驕傲綻放.

「不過會長,這樣的話,預定行程就……」

「這不是預先確定的行程.所以如果有其他行程,就應該優先進行吧?」

男學生依然展露出執著的態度,但是真由美以目光制止,並且朝著深雪與達也投以一個暗藏玄機的微笑.

「那麼深雪學妹,今天先這樣了.司波學弟也是,改天再好好聊一聊吧.」

真由美再度點頭致意並且離開了.跟在後面的男學生轉過身來,以像是聽得見咂嘴聲的表情瞪著達也.

◇ ◇ ◇

「……那麼,回去吧.」

看來剛開學就引起某位學長,而且還是學生會成員的反感了.不過剛才那種狀況近乎是不可抗力.達也至今的人生,原本就不是會因為這種小事而受挫般地一帆風順.雖然自己的人生還不滿十六年,不過達也的經曆,已經足以令他堅強到對抗此等逆境了.

「哥哥,對不起,都是我害哥哥的形象……」

「你不需要道歉.」

達也沒有讓眉頭深鎖的深雪講完這句話,搖搖頭之後將手輕輕放在妹妹的頭上.就這樣像是梳理般撫摸她的頭發,深雪消沉的表情隨即出現陶醉神色.在旁人眼中,這對兄妹看起來有些禁忌的氣息,不過或許是首度見面有所客氣吧,美月與艾莉卡都沒有特別追究這件事.

「難得有這個機會,要不要去喝杯茶?」

「這點子不錯,贊成!附近好像有一間很好吃的蛋糕店!」

取而代之說出口的,是午茶的邀約.

達也不打算問她們兩人是否有家人在等.既然會講出這種提議,就代表這是無謂的關心了.真要說的話,達也與深雪也是如此.

比起此事,達也更想問另一件事.雖然不重要,卻令達也在意到無法置之不理.

「沒有預先確認入學典禮的會場位置,卻知道蛋糕店在哪里?」

或許這是有點壞心眼的問題.

「那當然!這是很重要的事情吧?」

然而艾莉卡毫不猶豫就充滿自信點了點頭.

「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……」

達也回應的話語,聽起來就像是呻吟聲.不過沒人有資格指責這種事.達也宛如事不關己如此心想著.

「哥哥,您意下如何?」

不過,因為艾莉卡這番狂言(?)受到打擊的,似乎只有達也一個人.

蛋糕店比典禮會場重要的這種反常觀念,深雪沒有表現出任何關心之意——但深雪也不知道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就是了.

「這樣不是很好嗎?畢竟難得有緣相識,同年紀的同性朋友,結交再多也不嫌多.」

雖說如此,但剛才達也幾乎是毫不考慮就如此回答.兩人並沒有什麼要急著回家處理的事,而且達也原本就想找個地方慶祝妹妹入學,吃完午餐之後再回去.

由于不是深思熟慮之後說出的意見,因此自然透露出他的真心話.

艾莉卡與美月知道這是真心話,所以才會回以這樣的感想吧.

「原來司波同學,只要是關于深雪的事情,就不會把自己考量在內了……」

「真是為妹妹著想……」

不知道是誇獎還是無奈,面對含意各有不同的兩雙視線,達也只能苦著臉保持沉默.

◇ ◇ ◇

艾莉卡帶領眾人來到的「蛋糕店」,其實是「甜點很好吃的法式料理自助餐廳」,所以大家在那里享用午餐,享受一段不算短的暢談時光(暢談的只有三名女性,達也幾乎只當聽眾),返抵家門的時候,已經是接近黃昏的時間了.

沒有任何人出來迎接.

比一般住家寬敞許多的這個家,幾乎算是只有達也與深雪兩人居住.

達也回到自己房間之後,首先脫下制服.

雖然不想認為自己受到這種敷衍的要素影響,但脫下這套像是刻意凸顯出「差異」的制服之後,感覺心情稍微輕松點了.對于自己內心的這種動靜,達也咂嘴一聲,然後迅速換裝.

在客廳休息一陣子之後,換上居家服的深雪下樓了.

雖然布料材質大幅進步,不過服裝設計從一百年前就幾乎沒有變化.

深雪穿著這個世紀初流行的短裙,展露美麗的雙腿曲線接近過來.

關于妹妹的穿著打扮,不知為何只要是在家里,她總是會穿得比較清涼.雖然事到如今也該習慣了,但她最近變得很有女人味,使得達也經常不知道眼睛該看哪里.

「哥哥,要幫您准備什麼飲料嗎?」

「也好,麻煩咖啡.」

「明白了.」

深雪前往廚房,簡單綁成辮子的長發,在她纖瘦的背後微微搖曳.由于會碰到水,所以她綁起頭發避免礙事.然而平常總是被長發遮掩的潔白頸子,在毛衣的寬松衣領後方若隱若現,營造出一股無可言喻的嬌媚氣息.

在家庭自動化機器人(HAR/Home Automation Robot)普及的先進國家,會走進廚房的女性——男性當然也是——真要說的話是少數派.先不提道地的料理,只是烤面包或是泡咖啡這種程度的事情,如果不是基于興趣,幾乎不會有人自己動手.

而深雪屬于這種屈指可數的少數派.

並不是因為她不擅長使用機器.

朋友來家里玩的時候,大多會交由HAR負責.

不過和達也獨處的時候,她絕對不會嫌麻煩.

磨咖啡豆的聲音以及開水沸騰的聲音,隱約傳入達也的耳中.

雖然是最簡單的濾紙沖泡法,但深雪連舊型咖啡機都不用,或許是對于手工沖泡有某種執著才會如此吧.

達也曾經問過這個問題,深雪的回答是「因為想這麼做」,所以應該是她個人的興趣.不過達也記得,後來問她「是個人興趣嗎?」的時候,被她以鬧別扭的表情狠狠瞪了一眼.

無論如何,深雪泡的咖啡最合達也的口味.

「哥哥,請用.」

深雪把咖啡杯放在邊桌,然後繞過去坐在達也身旁.

桌上的咖啡是黑咖啡,深雪手上那杯咖啡加了牛奶.

「好喝.」

稱贊不需要過多的字眼.

這兩個字,使得深雪展露甜美的微笑.

窺視哥哥品嘗第二口露出的滿足表情之後,深雪臉上浮現安心的神色,將自己的咖啡杯送到嘴邊——這就是深雪的日常生活.

兩人就這樣享用著咖啡.

彼此都沒有硬是找話題聊.

不會在意對方位于自己的身旁.

「沉默過久而覺得尷尬」的狀況,在這兩人之間早已不存在了.

能聊的話題俯拾皆是.今天是入學典禮,不只結交新的朋友,也遇見令人在意的學姐,深雪則是正如預料受到學生會的延攬.今天的回憶或是要商量的事,多到一個晚上也講不完.

然而這對兄妹,在只有兩人的家里面對著彼此,只是靜靜享用著咖啡.

「——我立刻去准備晚餐.」

深雪拿著空咖啡杯起身.達也把咖啡杯放在妹妹伸過來的手上,也站了起來.
 


上方

我們發現您阻擋了我們網站的廣告~

請將其添加到例外或禁用 阻擋廣告AdBlock 擴充插件

放心我們的廣告非常少,只會出現在最下方^^

感謝您的諒解!